巫婆的小茶园子:

论说话和写字

若论说话和写字,我还是喜欢写字的,因为写字,尚可有回旋,错了,大不了更正重写,而说话,却对错分明,犹如泼水,有声有响,改口,则难度颇大,弄不好,脸红脖子粗的,很丢面子。而文字上的删删减减,则容易很多,好比在人背后耍的小动作,不觉丢人,还有一种窃喜。

从时间的纬度上看,落在纸上的文字,则更觉有回味和温度,也更有重量和说服力。因为,原始文字上的记载,永远要比信誓旦旦的嘴皮子,可信的多。所以在历史的见证性上,文字要比言语来的深厚精准,也更可怕。搞不好,就能成为呈堂证供。

当然,如果能不说话又不写字,挺好,可让人永无把柄可抓,也不费劲。但到底,这是偷懒的行径,不可行。人的属性决定了人之所以为人,必然是能说会做,一言一行皆非草木事物可比。所以,沉默无为可有,但不可久,久了,便就脱轨又麻木,容易忘了身处何处,忘了可与谁同生共死。这样的感觉并不好。

故,说话和写字,都不可缺。说话是日常情绪的表达,可缓可急,可温可火,是交流的必须,也是性格的体现。写字是对过往的记录,且可在记录中予以修饰,好像化妆,可遮可掩,可更可改,其最后呈现的精确度,则是要看写者的表达能力,以及其想要透过文字表达什么。

但无论是说话还是写字,若能遇到理解和喜欢的人,实在是难得,是如静寂里花开雨落的回响,亦是繁杂人世里尚有的温情。如此,开心之余,也心存感谢。因,所谓知音,便该是这样坦荡荡的私情私意吧。

2018.6.16.       啰嗦话的记录

另,照片也如写字,也是一种记录。

评论(1)
热度(55)
  1. 虹 光巫婆的小茶园子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鸿鳗鱼巫婆的小茶园子 转载了此图片
Top

© 虹 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